透过《芈月传》看楚国历史与文化

发布时间:2019-04-25   来源:楚都宜城网     

近期正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热播的历史大戏《芈月传》剧情渐入佳境。观众在欣赏这部年度历史大剧同时,也对剧中涉及的楚国历史人物和历史文化产生好奇,一时也成为人们街谈巷尾热论的焦点。下面我们可以透过这部历史大剧来看楚国历史与文化。 

楚国贵族的祖姓“芈”姓 

首先来说说这个“芈”姓,在《芈月传》未拍成电视剧之前,很多人连“芈”(读音mǐ),这个字都没见过。其实芈姓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姓氏之一,是周时楚国贵族的祖姓。为何芈姓在后代却很少见到?这与中国古代的姓氏制度有关,氏作为姓的分支,其产生时间自然要晚于姓,氏乃是尊卑等级的标志。 

在《芈月传》中,屈原是楚威王的大祭司,真实历史上屈原、项羽都姓芈。生于秭归的我国最伟大诗人屈原,名平,字原,但实际上他姓芈,并不姓屈。“屈”实际上是和姓相关的另一个称呼——氏。历史资料记载,屈原芈姓屈氏,与楚王同姓不同氏。楚王为芈姓熊氏,先秦时期男子称氏不称姓,所以人们更习惯叫屈原而不叫芈原。与屈原同姓不同氏的历史名人还有“西楚霸王”项羽。 

楚国是最早的天文文物出土地 

楚人的先祖是已知的中国最早天文学家的杰出代表,他们创立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天文历法,为观象授时、确定农事提供了依据。据历史记载,先秦时期,楚国是一个天文历法发达的诸侯国,楚人创立的《颛顼历》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天文历法,为观象授时、确定农事提供了依据。当然,这也有实物可考:我国已知最早的天文文物就出土在楚地,一件是曾侯乙墓出土的战国早期的衣箱上关于二十八星宿和北斗的图画,一件是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早期的《天文气象杂占图》,尤其前者描述了楚人天文学的成就。 

目前,我国已知最早的天文文物出土在楚地,一件是曾侯乙墓出土的战国早期的衣箱上关于二十八星宿和北斗的图画,一件是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早期的《天文气象杂占图》。其中,尤其前者描述了楚人天文学的成就。 

在《芈月传》中,还多次提到“高唐台”、“云梦台”等楚建筑名称。真实历史上,楚王好筑台,楚国的亭台遍布高山流水之间。屈原《招魂》中写道:“层台累榭,临高山些”,就是当时楚国多台的真实写照。以层台为代表的楚园林,代表了楚国建筑艺术的最高成就,在中国建筑史上也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 

楚国是最早称“王”的诸侯国 

周初分封建诸侯的时候,“王”是周天子的专利,诸侯国国君只能按公、侯、伯、子的等级次序来称呼。春秋时诸国尚能遵循法度,所以你看到春秋时多为“XX公”“XX侯”。到了战国,周王室已经彻底被踢到一边,诸侯国们甩开膀子称王,《芈月传》中方中信饰演的秦惠文王,就是秦国第一个王(他爹还叫秦孝公)。《芈月传》中赵文瑄饰演的楚威王出宫三年去打仗,也是因为齐魏两国搞了个“徐州相王”,互相承认对方为王,结盟对付楚国。 

但楚国称王最早,早在西周晚期的时候就开始了!楚国本来被封为子爵,是诸侯国里爵位最低的,楚国国君非要跟中央顶着干,甚至连前来讨伐的周昭王都因沉船死在了楚地。周夷王的时候,楚国就“僭号”称王,一下子跟天子平起平坐了。当然一开始各诸侯国是不承认的,特别是中原的大国视之为蛮夷,直到楚国强大了才不得不服气。 

如今的湖北方言里还有一句“不服周”,看看楚人对周王室是有多嫌弃。 

楚国是地盘最大的诸侯国 

春秋战国时期,中国的核心地区尚处在黄河中下游流域,长江流域尚处于未开化、未开发的蛮荒之地,楚国的崛起让南方第一次有了和中原叫板的实力。楚国立国时也不过是几十里地的小国,但长江流域广袤的地带给予了楚国的发展空间。在楚国全盛的时期,楚国的地盘北到如今河南南部,东到今上海一带,西到陕南,南至于岭南。 

根据《史记·苏秦列传》记载,苏秦曾对楚威王说:“楚,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地方五千余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 

楚都郢都,是当时最大的都会和商贸城市之一。而楚国的宛,则是当时最大的冶铁 

楚国是最早修建长城的国家 

据史书记载,楚国最早在楚成王时就在宛修建“楚方城”以抵御中原各国的南侵,楚方城被称为中国最早的长城,比秦长城要早好几百年,如今楚方城遗址仍存于河南省南阳市。 

楚国的文化占据半壁江山 

楚国在摆脱蒙昧向文明开化后,逐渐走上了与中原文化截然不同的路子,中原深受周礼影响,无论哲学、文学、音乐、舞蹈都讲求道德规范,所以才有《诗经》中的那些道德训导,孔子孟子这样的道德先生,“韶乐”这样的大雅之声,而“郑卫之声”则被斥为淫词浪曲。到了楚国,文化却是另一番光景,楚人讲求浪漫,信鬼神,不拘束,喜好自然,人生观上比较洒脱。所以产生了老庄这样的清静无为者,以及屈原、宋玉那脑洞大开、想象力十分丰富的《楚辞》。 

楚国的美女引领时尚潮流 

《芈月传》中色泽艳丽、做工精致的服饰已经让人们一窥楚国的富贵之气,《芈月传》一开始王后就和莒姬为一件缂丝绣罗衫而争执起来,可以看出楚国人对服饰的偏爱。对此,黄易的《寻秦记》中对战国各国的女子曾有过一番精妙的点评:“秦刁蛮,越绝色,齐女多情,楚女善饰,燕柔赵娇,魏纤韩丰”,可以看出,楚国美女特别善于装饰自己,引领当时的时尚潮流,大约就相当于如今的巴黎或米兰。 

楚国女子留给后世还有一个印象就是身材苗条婀娜,楚灵王时曾修建章华台,台中美女必须得纤细瘦弱,因此有“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现象,楚王以瘦为美的审美观倒是与时下颇为合辙。由于楚国崇尚巫鬼,推崇赤色,因此楚国的衣服一般都会有比较夸张丰富的花纹图案,女性化妆品中的“黛”也是最早见于楚辞之中,现在看到的许多楚墓壁画和楚女俑,面部都能看到明显经过妆饰的短而浓的眉毛。 

楚国是老牌军事大国,是秦并天下最大的障碍 

之前看过一个有趣的帖子,用战国七雄来比拟当今世界的七个大国,楚国相当于苏俄,秦国则相当于美国,这个比喻倒是十分有嚼头。秦国像美国一样,军力最强,国力最盛,而楚国则像苏俄一样,土地广阔,军备一流。在“二战”之后,世界形成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瓜分世界的场面,展开了四十多年的冷战对峙,其余小国纷纷选边站队。而在战国中后期,秦国和楚国也是七雄中最大的军事强国,夹在中间的小国常常白天倒向秦国,晚上就倒向楚国,诞生了一个成语“朝秦暮楚”。 

按资历,楚国比秦国牛气多了,楚国称王跟周王室顶牛的时候,秦国连国都不是,还是个给周王室养马的部落。秦国和楚国的关系也是相爱相杀几百年,秦国曾救过楚国一命,当年楚国被吴国攻占了国都,差点亡国,楚国忠臣申包胥到秦国哭了七天七夜,请来了秦国救兵解救了楚国。而秦楚之间联姻也不断,秦惠文王的芈八子(即剧中的芈月)、秦孝文王的华阳夫人都来自楚国。秦国的美女孟嬴也曾经许给楚国太子建,不料却被他爹楚平王“扒灰”,导致后来太子师傅伍奢死难、伍奢之子伍子胥逃亡复仇等等一连串事件。 

然而即便联姻也挡不住两个超级大国的兵戎之战,这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德国、俄国的国王都是表兄弟,照样杀个你死我活,刀剑面前只有国家利益,没有亲情。你看对付楚国最狠的,反而是有楚国血统的秦昭王(芈月之子)。对付赵国最狠的,反而是有赵国血统的秦始皇。 

秦王政兼并天下的时候,其他国家都已是冢中枯骨,不用费太大兵力就灭掉了。但唯有楚国虽然已经衰退了,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秦王政问老将王翦灭楚需要多少兵力,王翦说楚是大国,不可掉以轻心,至少六十万。秦王政笑傻了,说要这么多兵一定是老糊涂了,就启用李信带二十万兵伐楚,结果被项燕打了个大败。秦王政后悔没有听王翦的,亲自登门请王翦出山,王翦说我出来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至少给我六十万。付出了几乎倾国之兵,秦国才极其吃力地把楚国吞掉。 

当然,楚国虽然灭了,但楚人还在。“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传言一直折磨着秦始皇的神经,果然最后灭亡秦朝的刘邦、项羽都是楚人。 

亚洲人日本人jlz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