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的足音

发布时间:2019-04-18   来源:楚都宜城网     

站在冬的末端,循着南风吹来的方向,侧耳谛听南风从很远的地方捎来的信息,你会听到,一种来自自然体内与灵魂之间的声音,在泥地里,在枝头内,在草根里……,与败冬砍砍杀杀博斗的声音,那些泥土间如小鸡破壳的声音,枝条内血液哗哗流淌孕育嫩芽待发的声音,小草复苏破土拆裂封冻泥土的声音……,那是春的足音,朝着四面八方传递。

于是,苍茫浑雄的山岗,在淅淅沥沥、柔软的雨丝里从容地在晚冬里舒缓,吐纳溪流,条条山岭,任春轻盈的脚步踩踏,怀抱一琵琶,一曲由绿色音符组成的乐声从无垠的天际、深深的泥里、万物的体内传递开来。种子从芬芳的泥土里爆芽,微微冒着鹅黄淡绿的枝条,惬意地吐出绿的新鲜味,在春风中悠闲舞动发出的沙沙声,形成纵横交错莽莽苍苍连绵不绝的绿色海洋。

只身立于其中,扑入春的怀抱,你会悟出自然与人合一的绝妙意境,体会道什么是自然之子的真实心态。

春是在藏万物生命体内的,被冬囚禁了整整一季的生命,在南风东雨的催促和浸染下,渐渐苏醒,在万物的体内按时开始新生,在体内孕育时,会发出的声音如一段优美的旋律,轻快动听,像孩子的声音那样清脆,又如一个音乐家在弹奏无音符的乐曲,在内心飘的很远很远…。在春的足音惊下,此时,你会听到,被冬板结凝冻一季的泥地苏醒后滋滋的吸水声,那是醒来的树根吸水和草的根须在泥地走动的声音,倔强而刚劲,情调粗犷而深遂,是新生命与寒冬的较量和搏斗后诞生的歌吟,是大自然神笔的气势和心跳。

原来,在冬意正盛之时,春的脚步已在冬里怡然行走。严寒拷问着万物,而万物却用自己的生命保护着春的能量,内核,成为生命之源,坚毅地在幽寒里的包裹下用温暖的身体蓄着醉人的绿意,在鸟声的唤醒下喷发出无穷的生机,带给我们美丽的感动,让我们深刻感受到,在新生的柔软嫩芽里有生命的锐气和坚韧,那是对生命的渴望与激情。

春的足音是很能惑人的,你只需用心去聆听,便会徜徉在其中,它从远远的天外之际而来,越过群山之巅,追的败冬落荒而逃,不敢回首。这足音旷达、恬淡、缠绵,还那么潇洒、那么清新、那么多情,闪灼着生命的光华、茁壮的异彩,让我们无法企及。

春的足迹踏遍整个大地,无声地响彻自然的每个角落,清清淡淡,不带世俗,传给万物都是一份相等的足音,足以唤醒,促动万物走出冬季,开始新生。这足音,是自然用心血在大地的外衣上写的一首谙深着感动与温情的朦胧诗,似流水般的酣畅和写意,仿佛是一少女弹奏的一曲云水禅心,宛如一种馨香缓缓地飘入在心里……,如江南的柳枝,风中摇摆处,好似娇娘柔美的舞姿,道不尽生命萌发的惊与喜,宁静、浪漫、惬意,还带有一份朦胧的、淡淡的遐想沁入心底,在柔柔的雨幕里,绵延、伸展,演绎至真至纯的情愫

悟到这里,我有一种被生命紧紧拥住的半疼半喜,痴痴地伫立在远离尘世之外山涧,谛听一种心灵的细语,一种岁月的流泄,恍惚是一份隔世的缘,如霞飞、涌跃于天际、漫舞于人间。

静静地在山里行走,轻闭双眼,用心细听自然欢快的喧哗,如小调情歌,平淡甜密,真纯温厚,世俗生活多了一份隐隐相惜的感动。

亚洲人日本人jlzzy